我在醫院的日子

陳時芳

我自九歲開始起發病,在這三十年間,已做了脊椎骨重整手術及更換左右兩邊人工寬關節。數數看,我已有超過五十次的住醫經驗,那些照x光的記錄要兩位嬸嬸才能幫我拿起呢!

記得小時真的不太喜歡住醫院,除了想念爸媽之外,因為當時仍未查出我患AS,所以醫生常常不准我落病床,加上經常要做不同的檢查,如抽血、抽骨髓、掃瞄等,對一個小學生來說,是十分痛苦的。住院期間,因不能上學,反而令我更珍惜學習的機會,增加我對閱讀課外書的興趣,每當我出院後,我更珍惜每次回校上課的時間。更意想不到的事情,我在院中,培養了我創作故事及模仿聲音的能力,我利用病床附近的物件,如牙刷、牙膏、水壺、筆等,去說故事給旁邊的小朋友聽,逗他們開心。雖然我也是患病中,但我也有爸媽來探望,但有些小朋友是沒有家人來探望的,當時年紀細小的我,也能感到他們的寂寞,很需要歡樂。

到十二歲時,我便証實患了AS,從那時起,我就常進出大口環根德公爵夫人兒童醫院,那裡的環境很優美,最早時期,好像宿舍一樣,差不多二十多人一間大病房,很熱鬧,一齊看電視,一齊吃飯,一齊大叫「好痛」。假期時,還有很多義工帶禮物來探望我們,他們親切的笑容,到現在我還記得呢!因我是醫院的常客,所以醫生、姑娘、嬸嬸就是我的朋友一樣,令我不再害怕住醫院,有時,遇上不開心的病人,姑娘也叫我去開解他們。那段期間,我更看清自己的性格,我的軟弱反而成為我的剛強。

第一次做脊椎骨重整手術後,令我人生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,我的脊椎骨不再帶來痛苦,但因為不能再轉動脊椎骨,我要重新學習如果走動及照顧自己,我需要職業治療師為我設計不同日常用品,例如:寫字板、穿懱器,清潔用具等,我覺得那些發明很特別,更加欣賞職業治療師及物理治療師的工作。當然他們也成為我的朋友,陪伴我渡過很多難關。

修讀神學期間,我修讀了「臨床牧關訓練課程」,因為我在醫院的經驗,令我更容易與病人溝通,更明白他們在痛苦中的苦情況。回想起,每次手術要克服活生生的痲醉過程,插喉的痛苦,密集式的物理治療,晚上因掛念家人而失眠的時間…等,以往的難關,竟然成為我關心別人的橋樑。

在這分享中,特別想多謝我的家人,多謝媽媽,每次我在醫院時,她中午來到給我食物,接著,自己一個人坐在醫院的走廊中,再等到另一探病時間。每次手術,她為我流出擔心的眼淚。多謝爸爸,為我禱告。多謝在我手術前,安慰我的醫生及手術室經理。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