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bpx

病非我願

Lee(2007)

當我撐住拐杖走在街上,路人都乆奇異目光看著我,甚至會竊竊私語說:「這麼年輕,幹嘛弄成這樣子?」當時年青的我,覺得很難受,好像自己做了壞事,糟蹋自己般。病並不是我希望的,我做錯了什麼事?

為了這個病,我一共接受過三次手術!我斷斷續續入院治療,希望找到脊椎骨疼痛的源頭,把病根治。可是,兩年時間都毫無結果,即使是骨科專科醫生都說不出病源所在?所以,當醫生建議開刀檢查病源時,我都毫不猶豫地答應。

手術檢查的結果:「脊骨正常,沒有問題。」我便安心回去休養,讓傷口復原,想不到在臥床休息這些日子,脊椎關節久缺活動,令硬化和相連的情況更嚴重。我惟有從私家醫院轉向政府醫院求診。從基因化驗結果證實我患上了強直性脊椎炎,且髖關節的耗損情況十分嚴重,對坐姿、走路、彎腰或提膝的動作都有影響。

由於髖關節缺乏靈活度,當時我根本就無法坐直,連吃飯伸手夾菜都不能,最嚴重的時候,無論坐、站、睡、吃,甚至呼吸,任何一絲動作都會引起痛楚。一旦有一姿勢自己是舒服,就完全不想轉換。

不論衣食住行,我都需要別人幫忙。當時就讀幼稚園高班的兒子,對我十分體貼,一舉手一投足都給我照顧,每當自己想放棄時,我都會跟自己說:「如果放棄,豈不是對不起身邊的人,他們的付出都變成徒然。」為了看著兒子長大,我堅持一定要醫治好自己。

有了這許多的經歷,我仍覺得很幸運的是:終於遇到他─沈醫生,他認為若我要好好地走路,便需要做手術把髖關節移除,換上人工關節,此後約8至10年做一次更換手術。一個病者對手術的恐懼是害怕病治不好,情況會更壞,因為前次手術的失敗,我缺乏信心,難以抉擇。

結果,在2年裏經沈醫生多番相勸下,我終於願意接受這個手術,當時是1991年,而且手術相當成功。現在我可以如常走動,關節的痛楚亦緩近90%,十多年裏,人工關節一定會有耗損,所以13年後即2001年,我再動了一次手術,作小「維修」。

後來,我透過朋友介紹加入B27協進會,得悉B27協進會的一刻,簡直就像夢境成真一樣,繼而我成為該會的執委,希望透過協助會能聯繫病友,互相照應。最後,藉此感謝B27協進會的創辦人任煜華先生成立此組織,讓病友建立自助及互助精神。任煜華先生,我們永遠懷念你!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